产业发展

首页 » 产业发展 » 产业动态

让动漫助力中非文化共兴

发布时间:2018-09-12 来源:中国文化报 浏览次数:

    近日,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圆满落幕。动漫作为中非人民都喜爱的一种“语言”,理应在未来的中非文化共兴和人文交流中发挥更大作用。

  首先,中非动漫的发展历程有很多相似之处。

  90年前,中国的万氏兄弟接触到海外传来的早期动画,开始模仿制作中国自己的动画片;80年前,埃及的弗兰可尔兄弟也模仿迪士尼的米老鼠制作了一部动画短片《徒劳》——这是非洲最早的动画。在二战期间,弗兰可尔兄弟制作了第二部动画短片《保卫国家》,和中国动画人在战争时创作的动画作品一样,《保卫国家》也具有强烈的号召力,很多年轻人正是看了这部作品以后决定参军,投身于民族解放的战争。

  20世纪60年代,代表非洲动画领先水平的埃及动画业兴起,越来越多的人学习包括动画在内的电影制作技术,动画创作者开始注重创作结合埃及民族音乐和民族设计风格的形象与作品。这与中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探索动画民族风格的时间段不谋而合。尼日尔的穆斯塔法·阿拉萨纳、刚果的卡波奇等一批在非洲动画史上发挥重要作用的艺术家逐渐崭露头角,随着阿里·莫赫创办埃及电视台的首个动画制作部门,非洲动画也像中国动画一样逐渐从电影向电视媒体扩展。

  中非动漫都经历了来自海外的技术、艺术交流援助,资本、品牌的市场扩张这两个阶段。目前,美、日动画作品在非洲占据主流地位,这与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情况很相似。由于资金相对匮乏,目前只有埃及、南非等少数几个非洲国家出现了数十家动漫企业,动漫产业发展比较成型。

  其次,中非动漫的交流合作已近10年,且合作内容日益丰富。

  这种交流首先是信息的交流。早在2010年,世界动画协会非洲及阿拉伯地区分会会长穆罕默德·加萨拉就造访了中国的常州动漫节,他十分期待中非动漫业界能深入合作。此后,不少非洲国家的政府人士到中国介绍本国动漫产业情况及发展机会。

  这种交流更是项目与作品的交流。2014年,南非制作的动画电影《赞鸟历险记》《斑马总动员》在中国上映,分别收获票房1150万元、3957万元。而由深圳华强公司制作的国产动画《熊出没》也在非洲播出,获得了不错的收视效果。未来,《开心超人》《喜羊羊与灰太狼》《鹿精灵》《笨狼和他的朋友们》等国产动画将陆续登陆非洲市场。

  当然我们也应看到,目前中国与非洲在动漫领域合作的总体量远远小于中国同其他地区合作的体量。据统计,2016年,中国出口非洲的电视动画仅为72小时,远低于出口亚洲、欧洲、美洲的648小时、531小时和154小时,出口额仅为17.56万元。而近5年也没有中国企业(机构)从非洲进口电视动画,中国电视荧屏和互联网上可谓缺少了一抹动画的非洲色彩。

  其实,中非的市场都非常大:中国有近14亿人口,其中35岁以下人口占45%;非洲有12亿人口,其中35岁以下人口占60%以上。可以说,作为动漫主力消费人群的青少年在中非的数量都很大,这是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少有的市场基础。笔者认为,中非动漫领域的合作可以从以下几方面推进。

  一是推动信息交流与项目合作的平台建设。中国每年有中国国际动漫节、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等多个动漫会展,而非洲每年举行的影视、动漫行业会展也不少,比如南非的DISCOP非洲电视节等,中非可互相参访并举办专场推介活动。据笔者了解,将于今年11月中旬举行的2018年非洲电视节将与非洲动画联盟合作,重点关注非洲动画产业;尼日利亚也将于11月在拉各斯市举行首届“独角兽”动漫游戏特效会议,邀请本地和国际知名从业者共同研讨尼日利亚创意产业发展。这些活动都为中国企业了解和进入非洲动画市场创造了机会。

  二是推动播出和发行渠道建设。据了解,中国动漫集团正与相关电视机构探讨在非洲设立中国动漫的栏目,专门播放优秀国产动画作品。

  三是推动创意、制作、投资等方面的合作。近年来,不少西方知名动画公司、动画频道都开始关注非洲故事和非洲文化创意,如特纳公司旗下的卡通频道成立非洲创意实验室,寻找非洲地区的优秀人才和作品加以扶持,还开展了针对非洲儿童的动画短片创意大赛,由非洲动画公司将征集到的优秀创意改编为动画播出。可以想象,如果能找到非洲动画创意与中国文化的有效对接点,必将创造出优秀的合拍动画作品。

  四是推动人才培训方面的合作。中国的动画企业、教育机构可以积极对接非洲国家的动画人才培训需求和计划,联合开展人才实践项目,使中非动漫领域合作切实满足双方的实际需要。